我吃栗子

【迟粟子】
刀剑乱舞,鹤厨一只。…!!√
wy痒痒鼠,大龄幼稚园小花仙选手。
明日方舟行动预备组a4

是一条死鱼(orz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鹤丸国永又双叒叕再一次被他的代理审神者喊去搓刀装了。

    前一阵子,刀装问答游戏在审神者之间异常流行,即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游戏热度下降,他的代理审神者依旧对其乐此不疲。

    开门时,审神者刚刚准备好材料,看见他的到来,脸上满是“纠结、紧张、忐忑、期待”等情绪。这种表情……该不会又问出诸如“你喜欢三日月吗”之类吓刀的话吧?鹤丸国永瞬间感到有点儿心累,审神者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将材料都递了过去。

    审神者一脸的严肃,配上透露着庄重的动作,真是让刀压力山大——特别是在只给了一份材料的情况下。鹤丸国永有些不确定地看向她。她无声的肯定,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刀装在手中逐渐成型,一直沉默着的审神者终于出声:“鹤球……”

    “?”对于审神者给自己的爱称已经习惯了的鹤丸国永已经不想再作出纠正,投过去一个无奈的眼神询问着、等待着她提出她的或许和往常一样的奇怪的,天马行空般的问题——

    “……鹤丸国永,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话音刚落,刀装发出一阵耀眼的光。随后光芒渐弱,一个轻步兵·中乖巧地呆在他的手中。

    审神者一扭头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愣了会儿然后追随着跟过去的鹤丸国永手足无措地看着哇地哭了的他的代理审神者。

    “呜呜呜,鹤球不爱我了,呜哇——”虽然审神者心里清楚,搓刀装只是概率问题,心里虽然没什么感觉,但表面上她依旧为此哭得十分起劲,还不小心打了个嗝,完全不注意一下自个儿的形象。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啊……阿路基居然说出了那么正经的话啊,真是把我给吓到了。”鹤丸国永蹲下身,帮女孩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痕。

    “不过,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po的念叨】

瞎写写的小短文,来自做代理婶婶的po和小伙伴对话的灵感。

没拧干校服裤就晾的po:裤子裤子,我不拧干你你明天会不会干啊?(因为是冬天x)

小伙伴大声接话:绿刀装!(不会干)

po:残忍。QAQ

然后第二天校服裤还是干了xd

以及,对最近自己非气满满的搓刀装表示担忧,特别是最近对收集立绘万分执念,于是就出现了——

“『鹤球你这周能爆真剑吗?』
『刀装失败』”

哭出了声,生怕新的一年自己的第一句问候会被回复刀装失败或者绿刀装。然后就撸出了这篇小短文……

啊……因为是瞎写写,所以文笔糟糕还无脑……如果看得不开心……是po的错(土下座orz)

占tag歉,找篇文

应该是文吧……大意是写
三明某某天去看表演,然后看到了非常因吹斯挺的表演——一个丑不拉几的“人偶师”操纵着一个超级好看的“人偶”!
三明对那个“人偶”念念不忘,于是派人提出买下“人偶”。
然后买到了打开箱子一看——哈哈哈被吓到了吧!(不你)箱子里装的竟然是那个丑不拉几的“人偶师”。
然后三明就找上门了好像……看到了真正的人偶师,居然就是他先前心心念的“人偶”……
是喇,“人偶”是鹤丸√鹤球才是真正的人偶师(这套路xd)

昨晚没有放歌,看着老妈在全民k歌唱以前的老歌ahhhh~
现在补上。
一个精力充沛的早上来首钢琴曲√(nizoukai

日常晚上听歌~♬
      ——来自一条手机没内存于是暗搓搓跑到lof上听歌的咸鱼x

┴─┴︵╰(‵□′╰)网易我告诉你┴┴︵╰(‵□′)╯︵┴┴再不给我抽到椒图我就把所有式神的御魂全换上心眼(╯‵□′)╯︵┴─┴

真好听啊,捡起来从早上单曲循环到晚上还没腻、
还有点想跳舞。
嗯,这首歌挺毒的x